用特制云梯突破大楼!

大批港人到场支持!

多美滋事件:城固一水电站山体滑坡4人被埋!

2019年11月20日 00:04

今天玩的真开心啊!有碧波荡漾的湖水,有美丽惊险的三生岛,还有含苞欲放的荷花。我的心就像上了天堂一样美,一样甜,一样高兴。


  (人间真情栏目)记者: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人间真情节目组记者。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的藏族小朋友才仁措毛和才仁拉毛。大家掌声欢迎。
  才仁措毛:大家好!
  才仁拉毛:大家好!
  记者:你们是来参加上海世博会的开幕式的吗?
  才仁措毛:是的。我们从玉树来到上海,参加上海世博会的开幕式。我们想借此机会告诉牵挂我们的全国人民:玉树没有倒下,玉树人民是坚强的!
  才仁拉毛我们知道,地震发生后,全国各族人民都牵挂着我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来到玉树帮助我们抗震救灾,全国各界纷纷慷慨捐钱捐物。现在,我们已经从地震的阴霾中走出来了。谢谢大家!
  记者:才仁措毛,你为什么想去当志愿者呢?
  才仁措毛:我听说在安置点有一个最小的志愿者叫才仁旦周,他帮助志愿者和救灾官兵做翻译,大家都很喜欢他。我十五岁了,也会一些汉语,我也可以做这样的志愿者啊!可我的奶奶不让我去,让我安心准备读书。
  记者: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
  才仁措毛是啊!在玉树地震后的一次余震中,不小心被刀割伤了。没关系,这不影响我的生活和学习。
  记者:才仁拉毛,你的情况怎么样?
  才仁拉毛:我很好,谢谢大家的关心。我现在随母亲临时居住在玉树赛马场的安置点。每天帮助父母照看弟弟妹妹。这样父亲就能安心工作了。
  记者:你父亲做什么工作?
  才仁拉毛:我父亲在结古镇上班。地震后事情很多,经常早出晚归。我把弟弟妹妹照顾好,他就能安心工作了。
  记者,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才仁拉毛:我最大的愿望是能早日回到学校读书。可是我们学校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据爸爸说,过些日子我可能被送到西宁等地的学校继续读书。
  记者,真为你们高兴。全国各地的许多学校都会接受许多地震灾区的小朋友,还有好多小朋友也会和你一样到外地去读书的。你们两个要对全国观众说些什么吗?
  才仁措毛:真诚地感谢全国人民的牵挂。我今天真正感觉到了牵挂是福。我会好好地生活,将来为国家多做贡献!
  才仁拉毛:我会努力读书,学到更多的知识,回报祖国和人民。
  记者最后,让我们共同祝福玉树j也希望那些牵挂玉树的朋友们生活幸福!点评:
  1、形式创新,访谈深入。学生巧妙地采用了人物访谈的形式,新颖别致,通过记者对才仁措毛和才仁拉毛的访谈,表达了全国人民对青海玉树地震灾区人民的关心和牵挂,让读者如观众般感受人物对话。文中的人间真情栏日记者起到的是媒介的作用,两个藏族小朋友的语言刻画更好地突出了文章的中心,
  2、爱心浓郁,主题深刻。考生的这篇文章,不仅仅抒发了个人对玉树地区受灾同胞的牵挂之情,也可以说是代表全国人民表达爱心。文章巧妙地借助材料内容,并适当加以发挥,把地震灾区小朋友们的心理真切地表现出来,突出了“牵挂”的深刻内涵。
  (李辉蒋伟昌/评)
  
  责任编辑/王册多美滋事件

回到家,一看见爸爸伏在电脑前写作的身影,我心疼起来,他礼拜天也不休息,为了全家的生计,夜以继日写作,我真想为他做点什么,我脑子灵机一动,办法有了!

我喜欢绿树成荫的绿地广场,喜欢灯火如潮的音乐广场,我最喜欢美丽的衡水湖。

多美滋事件
  当旧的一年老去、新的一年赶来的时候,我的心中总有愿望。我盼望事事如意,也盼望给我所敬重的长者、亲朋以诚实的祝福。我常想,年关是不该缺少这诚实的祝福的,平时我们都极少通信、极少谋面,但我们却有年初的祝福相伴。于是我明白了年关是什么日子,年关是亲朋相互祝福的日子。
  我曾经在一篇关于选择贺卡的文章里提到,我特别害怕那种将温柔抛开而又不着边际的空话印满纸面的贺卡,比如“心儿悄悄地飞向你”,比如“启开这卡片的乐曲声愿人生的美丽与你同在”……机器里滚出来的句子总缺少具体的真诚,将它们寄至亲友好像不是祝福,反倒成了敷衍。有时你因了接到这样的卡,还会生出一丝尴尬。
  每逢年关我总是愿意亲手做些贺卡寄亲朋,哪怕做得再拙劣、再粗糙。
  羊年在即,我开始动手制作“羊”卡。它不过是一张对折起来巴掌大的白色卡纸,封面“印”了一个古写的“羊”字。这所谓的“印”,是用硬纸刻成一个“羊”字“漏板”,用棉花球蘸点红色绿色,把那字“厾厾厾”地厾在那个巴掌大的卡片纸上。里面留一片空白,预备我去写我要说的话。
  “羊”卡做成了,我便打算毫不畏缩地将它们寄给我要寄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即是冰心先生。
  在从前的数年里,每年我都会接到冰心先生的贺卡。我珍重这些贺卡,更珍重先生亲笔写在贺卡的话。话都不长,有的短到仅仅四个字:“铁凝,想你!”在我年年月月的生活中,几个字随时都在心中闪现。谁能言尽这话里有多少文学前辈对后来人的爱心呢。
  我将我的羊卡寄上,很快就收到了冰心先生给我的贺卡。我要说,这是一份令我意外且又欣喜之极的礼物:一张冰心先生的彩色近照。先生在照片的背面写道:
  铁凝:
  你真行!会写文章还会画画。这是我外孙陈钢照的相,他让我把它作为贺卡。我还好,什么时候再到北京来呢?匆祝新年好!
  冰心
  照片右下角还有“陈钢摄影”的印记,本是赵朴初先生的手记。
  这是一张拍摄得非常精美的头像,作者运用的微距和自然光,将冰心先生的面孔表现得真实而近切;一头细柔的银发梳向脑后,嘴唇却是少女般新鲜的淡红,皮肤呈现出历练了人生风雨之后的润泽。她微笑着,视线稍稍向上,仍是她那常用的宁静而又充满希望的目光,叫人觉得前面的生活总有无限的美好。
  我长久地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她给予了我从未有地的温暖和明澄,向我展示了一种至美的境界。这境界早已战胜了岁月的销蚀,超越了年龄的限制,在这位年近91岁高龄的老人身上,焕发着无可比拟的生命魅力。
  我再一次想到:年关是什么日子呢?年关是所有成年人都惧怕的日子。因为我们又要添一岁,不知何时皱纹和白发将武装我们的头和脸。而我们的种种惧怕却又无时不在加速着我们的衰老,使我们不安。
  我再一次注视照片上的冰心先生,唯有这照片使我获得了即使在少男少女面前也未曾感染上的青春激情。照片上的您似乎在说些什么。您是说,为什么总为自己的年龄而不安?您是说,为什么不去坦然迎接每个年关之后那些新的美好呢?
  假如我曾经不安过,假如我的心境曾经比您的年龄还要苍老过,是您的微笑照耀了我的日子,您的微笑使我年轻。
  素材运用:
  是你的微笑,从遥远的他乡飞来,带给我温暖与明澄。
  是你的微笑,轻轻抚平了我深深的皱纹,让岁月止步。
  在你微笑的刹那间,金色的阳光斜斜地洒入我的心房,消融了一个冬天的冰冷与不安,春天就在这时悄悄走进了生命。
  微笑是人类最温暖的语言。
  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冰心先生的微笑。一个如此简单的面部表情放作者赋予了巨大的力量。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在我们笔下还未接触过的角落里藏着,细心去感受,你也可以有别样的发现。
  话题拓展 微笑地迎接新年新年的贺卡

多美滋事件:防暴士兵全副盔甲!


  古希腊著名演说家戴摩西尼年轻的时候为了提高自己的演说能力,躲在一个地下室里练习口才。由于耐不住寂寞,他时不时就想出去溜达溜达,心总也静不下来,练习的效果很差。无奈之下、他横下心,挥动剪刀把自己的头发剪去一半,变成了一个怪模怪样的“阴阳头”。这样一来,因为羞于见人,他只得彻底打消了出去玩的念头,一心一意地练口才,演讲水平突飞猛进。正是凭着这种专心执着的精神,戴摩西尼最终成为世界闻名的大演说家。素材运用:
  唐代韩愈《劝学解》曰:“业精于勤而荒干嬉。”世界上最成功的人往往不是最有才华的人,而是最耐得住寂寞的人。越是接近梦想道路便越艰辛,越需要心无旁鹜,坚持奋斗。
  话题拓展:舍与得事业与静心寂寞与成就执着
  
  责任编辑/珊珊多美滋事件

妈妈,你吃一口吧!嗯,味道不错,只是有点咸!看盘子里的糖醋鱼被抢得空空如也,我的杰作皆称完美呀!

我们5个小孩从旁边玩,有一个小朋友叫李贝特,她把我拉到外面,悄悄地对我说:“姐姐,我今天认识你特别高兴,我很喜欢跟你玩!”在一个4岁孩子的心里,充满了友爱,我也渐渐地觉着她的天真、可爱。她对我吐露出了她的真心话,我非常感动。她还给我“洗头”,把我的头发弄乱了,总会说“对不起”,可见,她比我们这些10岁的大孩子还懂事。

多美滋事件

过去的光阴中,一起与父母乐,一起与朋友笑。在落日余辉中畅想美好。老师的鼓励,家长的笑容,朋友的游乐,早已沉淀在岁月的长河中。不经意间的发觉,夕阳无限好。

多美滋事件:正加强排查防此类事件再发生!


  我没有看见你。
  一个风和日丽的夏天,一颗美丽十足的太阳安稳地掉在了马路边。它有一张疼痛的脸,目光虚浮,平淡无奇。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来往不绝,没有人注意它。
  没错,它坠落了。从我头顶那湛蓝的天空内部,优雅而缓慢地飞了下来。我看见它迷人的孤度,一种恍惚而灿烂的声音充满我的头颅。这天早晨,我背着书包经过这颗安详的太阳旁边,发现它还没有死去。
  一个高大男人从旧巷子中走出来,对我说,走吧。我挽住他的一条胳膊,跟他往南方去。三点的下午,一阵含糊的风将马路旁鲜艳碧绿的桑叶吹下来,一簇一簇,飘过我的两瓣脸。人群不断地膨胀,我挽着这个英俊清冽的男子,要往南方去。
  停下吧,停下吧。我这样对他说。甚至,是哀求。
  “桑桑!桑桑!”
  我听到背后一阵过于尖细的声音,然后看到那个红发女子。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纳西蜡染长裙,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有妩媚的光泽。她说:“你是桑桑。”她微笑,她的笑颜如梦似幻,倾国倾城。在许多年以后,我依然记得这个闷燥的傍晚中红发女郎的这缕声音,细细的,像丝巾。“我是Llsa,请叫我李飒,莉萨,或者丽莎。”她动情地自我介绍,那一头极其浓密沉厚的红发在热的风里飘荡着,仿佛一只展开了双翅的火鸡。我把男人的一只胳臂挽得死紧,莉萨抓着我的另一只手,我们三个要到南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小镇异常拥挤嘈杂。那拐着一条腿的老妇人、奔跑的孩子们,挎着菜篮子的女人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男人们面无表情地来去匆匆。在我的十七岁里,我还是没有看见你。我幻想着自己像莉萨一般涂上蜜色口红的样子,你说,我会是美丽的吗甲
  终于我们在天彻底黑掉的时候钻进了一家狭窄的面馆里,昏暗的黄色灯光倦倦地淌下来,每一张木桌子上都充满了丑陋的油渍,像人身体上的大块黄斑。我和莉萨并排坐着,他坐在我们对面。莉萨把自己的臂膊伸得老高,她朝老板说上酒上酒。男人把眼睛眯起来,他掏出一盒“中南海”来抽,一根接一根,烟气缭绕。他吸烟的声音是那么微弱,我却听得很清。
  莉萨握着我的手,她说桑桑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我认识你。男人把烟圈从嘴巴里幔悠悠地吐出来,他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半截儿香烟,他说桑桑你是一只小动物,我也认识你。他就这样眯着眼睛向我讲述,那种微她的眼神里有难以言喻的深情,又有一种遥远的若即若离。他看着我,然后说走吧。可是我们还没有把酒喝完,莉萨指着它们皱起了眉头。他没说什么,只是俯下身子来看那壶黄酒,一阵发着柔软光芒的琥珀色氤氲成一团灼灼的幻境。他蛮横地一把将我拉过,拽着我跑出面馆,我们奔跑,速度那样快,我听见莉萨那越来越模糊的叫喊声,她喊,桑桑,桑桑。
  去哪里呢?我确实不知道我究竟要去往何处。男人抓着我像野豹一样矫捷地飞奔,贴着马路和高大的桑树,无数晃眼的霓虹不停地跌落。我咬紧嘴唇不敢说话,呼吸也更为艰难。我只是一只夜色里的海鸥,要飞起来。我在生命里和你相遇,也终于学会了一遍又一遍地走在这条街上,不让任何人发现。我拼命地跑,不,是飞翔,可是如果我冷,你会不会允许我停下。
  这时已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天,冬季,我和莉萨住在学校附近的阁楼里。
  凌晨十二点,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开在阁楼木窗外的一小片所能看见的夜空。“来,桑桑,我们下楼去,跟别人一样。”苍白纤细的女声,像是冰凉的金属相互碰撞。她弯下身子来将醉红色的长靴穿好,就拉我径直往外走。
  我冻得瑟瑟发抖,潮冷的空气湿漉漉的,打湿了我的双眼和脸。万人空巷,众人欢悦地迎接着崭新的世纪,我却再也无法接受耳边溢满喧嚣的生活。挤过茫茫的人群,莉萨将我带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为我要肉松面包,热的咖啡。她伏到我耳边小声说,桑桑,你是一个女孩子,你需要吃一点东西。我咬扁了插在热咖啡上的吸管,我在深夜里看见那颗充满青紫色疤痕的太阳,它睁大眼睛默默地看着我,我像是能听见它说话,它是一个迟暮已久的老人,在这深冬寒冷的夜里,我穿着这件单薄的缀了银色金属扣的裙子,听见他说,桑桑,你是属于南方夏天的孩子,这是前世你和我的约定。然后我真实地看见它的坠落,从那样高的苍穹,经过一些人和故事,就被重重的摔在马路边上,变成一潭水渍,疼痛地蒸发,消失。
  辞安,那颗来自我们生命内部的太阳,它死了。在那样一个大雪纷飞的严冬,大乌鸦凄烈地扯开喉咙叫着,它就那样缓慢地死去,那时它的唇边还浮着一丝艰难的笑容。可是我已经摸不到它的热量。
  辞安,部是我不好,在别人的喧哗和笑闹里,是我自己不敢停下来看一看昨天。
  莉萨走过来抱住我的身体,她趴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抓得那么紧。她说桑桑你醒醒,什么辞安宁那是什么?你醒醒,他只是一种幻象,他根本根本没有存在过!
  她的长发的颜色刺痛我的眼睛,那是一片美丽的深沉的火红色海藻,在每一个晴朗的日子,像梦一样,飘荡。
  莉萨,那么,那个在夏天拉着我逃跑,像野豹一样矫捷的男子是谁呢甲那个总是独自蹲在暗地的角落沉默地吸烟的男子是谁呢?是谁在木阁楼的窗台上种满大朵的葵花,是谁抓着我的手走过那条滚烫的夏日马路,要带我去南方,无论如何疲惫如何憔悴也倔强地不肯停下宁莉萨,那是辞安。是再也不会在我生命里出现的辞安。你看,我们每个人的缘分,就这样多,一旦将它用尽,就再也不会有。莉萨,这已是上帝对我们足够丰盛的恩赐。
  那个秋天凄艳的黄昏,我最后一次留在这幢租来的木阁楼。书桌上的几张打口CD被掰成两瓣,最心爱的书上有肮脏的指痕,昨夜没喝完的咖啡上浮满了一层灰白色的屑沫子,还有几支耗完油芯的笔,一切的旧物,散着时光熟稔的味道。我趴在一片狼藉里,用铅笔给她写信,我说,最亲爱的莉萨,有些情感是毒,不可触碰。否则它们会像金黄的刀子,让你的眼睛在光明里不断地剧痛。我说,莉萨,你无法挽留我。
  我留给她一只手工制作的巫毒娃娃,它被我用蓝色的棉线结实地包扎着,然后用细的金属绳子穿起来,挂在窗户高的地方,风吹过的肘候,它会自己轻轻地跳起舞来。新爱的Ljsa,莉萨,丽莎,或者李飒。不管你是谁,我都愿你像天使一样快乐。当你我之间的感情到达这样的深度,你便会明白它其中所隐匿的分量。你要知晓,那些会变的,都是不值得珍惜的东西。你要安好。
  离开的午后,我就那样看见辞安。他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高大,瘦削,黝黑。他停在那条火红色的马路边,穿着一身旧牛仔,手指间夹着那根“中南海”,他沉默地看着我,那种眼神仿佛有一种十分坚韧的穿透力,它们洁白而迅速地插进我的骨骼,咔嚓咔嚓,我像是快要断裂。
  我终于闭上眼睛跑开了,在多美滋事件
  一个乐师被一位大富翁请到府中表演,一曲曲优美的音乐令富翁心旷神怡。富翁对乐师说:“如果你能照今天的曲目演奏下去,昼夜不息,我可以送给你百亩良田。”
  乐师毫不在意,反问富翁:“若我一直演奏下去,你真的能一直听下去吗?”富翁以为乐师不敢接受这个苛刻的条件,便答道:“当然,只要你演奏着,我就听着。”
  乐师很高兴地接受了富翁的苛刻条件,他把乐器调了调,开始演奏起来。如泉水潺潺的美妙曲调在富翁的屋内洒开,而富翁则躺在榻上,闭着眼睛尽情欣赏。乐师果然功力非凡,他三天三夜未曾停息,一遍又一遍地演奏着那优美的旋律。
  第四天富翁实在受不了了,现在他听着这些曲子,再也感受不到那优美动听的韵味,全都变成了令他烦躁不安的噪音。
  第五天,富翁认输,十分懊恼地给了乐师百亩良田,把他打发走了。素材运用:
  许多东西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我们只能拥有一次,就像富翁原本对乐曲的喜爱。美丽若能紧紧抓在手里,就只能归于平淡了。生活就是这样,美好与缺憾总是并存的。
  话题拓展:美好与遗憾完美代价月盈则亏
  
  责任编辑/王册

多美滋事件:女演员高铁站撒泼

【篇五:中秋节的来历】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俄首播新中国成立彩色纪录片,今年第7号台风“韦帕”登陆海南!,坦克大赛打响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