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后市场信述

四平:四平市7月30日父亲到急雨水投降水实况

婴儿音乐在线听:专业辊轮坚硬铬电镀加以工消费_亭孜模具

2019年11月19日 23:58


  天空隐约透出一丝光亮,刺破了这浓郁的黑暗。
  黎明之前的夜,总是黑得最深沉。
  我像往常一样,在十二点之前爬上床,但睡意并未像往常一样,将我环绕。屋里父亲的鼾声一直响着,像白天里那令人烦躁的蝉声一般持续不断,又像是在与河沟里的蛤蟆声或青蛙声应和。
  哦,我记起来了。再过四个小时,他就要开赴新疆,带着我满腔的爱恨飞往离我所在城市四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床边放着他收拾好的行李。我在黑暗中悄悄地数着他的呼吸声,一声大,一声渐平。我讨厌父亲做事的古板老套,他的待人接物总是实诚得要命,而且看不惯我与同学间微妙的关系,他为我的屡教不改而深深失望,我对他的唠叨也深感厌烦,我们彼此敌视,带着较劲的姿态,像是西班牙斗牛场上两头犄角上扬的牛,在生活中将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对撞,最后你说服不了我,我也懒得搭理你,沉默不肯让步。
  像我这样偏执又古怪的人什么也是做不好的吧。小时候一种叫自卑的不安因子总会间歇性发作,我固执地认为别的同学上学都可以坐车来,再不济也是坐校车来,而我却只能坐在电动车后面。尤其是冬天下车子以后还得听母亲唠叨,跺脚的同时还得不时注意有没有路过的同学,草草说的“妈妈再见”就像是特定的仪式。小伙伴从车中奔下的身影和车屁股后冒着的尾气悄悄在眼睛里划过,没有人看到我渴望的眼神。直到后来,强烈要求之下我终于骑上了车子,可以在别人尚在吃早饭的时候,来到学校,享受无人打扰清静的街道,可在往后,校车时间越来越早,和校车擦肩而过的时候,会发现别人还是会比你高一些,还是可以俯视骑车子的你。与校车擦肩而过的同时,我又被自己的自卑所折磨。坐在车里的人总能一览无余你的蠢样,和你蹬自行车的费力。等家里终于有车了,我可以坐车上学了。前几次还有那么一点点开心,但等到我坐着车猛地到路边停下,从车门出来,正好堵住了骑车子同学正在前行的道路时,他们或许会瞪你一眼,绕开你的车,鄙夷而不屑一顾地向前。这种目光,令我有些发冷。于是我又骑回了我的小车子,混在奔流的车海之中,既然没有勇气做有足够底气的强者,那就和别人一样吧。那是我当时的想法。
  
  俗话说得好,人要有个伴,干什么都可以,就像酒壮怂人胆一样。我碰到了Y,那时的我们单纯,约定一起骑车上学放学。有了个可以“狼狈为奸”的同伴,我们便壮大了声势。会对车上的人骂骂咧咧,也学会了那些从来只见过没做过的混混姿态,可以双手撒把在马路上横冲直撞,丝毫不惧来往的车辆。张开双臂,我感觉我像自由的风,十分钦佩自己,觉得世界由我主宰。
  当时的我全然不知道,这所有的快乐和扬眉吐气都是维系在我有了一个同伴的基础上,这就像是一根小小的线拴着那个涂着乱七八糟颜色的风筝,线断了,风筝要么只会飞往无边无际的天空,要么,就是坠落。挂到树上掉到地上成为废片。Y开始与我产生矛盾,我们在到底早晨谁来叫谁晚上谁去等谁的问题上争论不休,最终也没讨论出结果。她转身留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像是看穿了我披挂着逞强外套的自卑。高傲如我,自然不会低下头去找她。于是连着几天,我都赶在比我们平时约定的时间略早一些出门,提前两分钟,在我把车子推出去的时候,听到她家门“咣咣”两声,我便满意地跨上车子,扬长而去。正当我自鸣得意地在路上晃晃悠悠地向前的时候,Y轻盈地超越我,我便恶狠狠地盯着她的背影。清晨宽敞的大道上,只是两个人的自尊与青春在彼此较劲,互相碾压,在无人的大道上竞技。途中碰到照面会把头扭向另一侧,她则会与她新找的同伴大声嬉闹而过,也懒得正眼看我。我们两军对垒,谁也不肯认输,遥遥对望着对方的旌旗,呼呼作响的风刮过彼此的心,告诉自己,坚持下去,我无所谓。僵持的时间一长,我渐渐习惯了独自一人的日子,那些觉得没有人陪自己就会心情不好会自卑的感觉淡了很多。
  不记得是谁先退让了,两军还是握手言和,停止交火了,但心里还是会有些别别扭扭疙里疙瘩的东西在作祟。这样的矛盾这样的过程总是像资本主义社会定期爆发的经济危机一样,一次一次。我们不是没有好过的时候,当谈到喜欢的人喜欢的事和共同的爱好时,我们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出了自己的影子,坚定地认定对方就是自己一辈子不能忘掉的朋友死党。可当意见分歧大到无可调和的时候,昔日里的好就变得微不足道,甚至会在心里发狠诅咒再也不想看见对方了。说到底,还是你不够好,不能够当我的朋友。
  日子继续向前,我也该离开这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去开启新的生活了。
  来到了新环境,陌生而新奇,都是新面孔,可以跟过去的我说拜拜了。我欢欣雀跃,这里,没有熟悉我的人,也没有知道我过去的人,更不会有人看到那个自卑的我。宿舍一开始的五个人也是和谐相处,军训的时候总是会凑到一起说教官的坏话,团结一致。每次都要五个人一起行动,少一个会喊“五缺一,某某某你快来”,我们在宿舍睡觉前会夜谈,然后临睡前互相道晚安,吃饭学习睡觉一起,围在一起抄作业,泡方便面,连打水也要同进同出,向班里其他的人展示我们小团体的和谐。我们在黑暗中倾听彼此的心跳,那毛躁而带有洗发液味道的头发中藏匿了我们开始的青春。
  即便这样,上帝还是在我们之间划上了深深的隔阂。
  在温暖和煦、天朗气清的时候,我总是会格外贪恋被子。每当我要入眠的时候,总会被几页翻书声吵醒,起先我只是将头蒙在被子里以隔绝噪音,可是每天都会响起这恼人的声音。我把头探出去,看见小Q正在专心致志地学习。察觉到我的目光,她歉意地一笑,刻意弄小了翻书的声音。她不睡午觉,怕吵到我们,一直在克制不发出声音。对于我这种睡觉轻的人来说,这无疑是种折磨。我会神经衰弱的,我在心里想。她每次发出声音吵到正要入眠的我时,我会将被子或者是枕头弄得很响,床板发出动静,甚至会把放在床头的书烦躁地翻得“哗哗”的,来表示我的不满。次数多了,小Q不再看向我,与其是她的沉默让我难堪,不如说是那种松弛,一切都无所谓的空气让我无法忘却。她在我的生活中渐行渐远,她不再稳稳地接住我的目光,即便偶尔对视,也不会再有慢慢的情绪与心情在空中交汇。我开始惶恐了,我做错了什么。
  我高中的第一个朋友,叫七柚。一开始听到她名字的时候,我着实笑了好长一段时间:“七柚,你妈妈是吃了七个柚子以后你才降生的吗。”我笑着打趣她,谁知她一脸严肃地跟我说:“别这么说我妈,我不高兴。”看着她的表情,我当时觉得,怎么有这么搞笑的人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再后来,她坐到了我的后面。军训时临时选出的班长问我们初中有没有干过什么科的课代表。七柚急急忙忙地说:“我当过,我当过化学课代表。”不对啊,我们一起军训间隙的时候,七柚她清清楚楚地跟我说过,她初中很寻常,不要说班委,连课代表也没当过。我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些狠厉,却在脑海中浮现了小Q的眼神。我转过身去,不再讲话。在转身去书包拿书的时候,还想看看她的表情。只是她额发低垂,挡住了浓密睫毛下的大眼睛。我时常会带着幸灾乐祸的情绪看着她被化学老师课上点名,隐隐有种复仇的快感,感觉这像是对她抢走本属于我的东西而付出的代价。但心里的声音告诉我,你怎么不去争取呢?既然争取不到,干嘛去怪别人。于是我想试试和她成为朋友。
  七柚陪伴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是真的如她所说,她的初中太过寻常,在这个新的校园里,她带着一种懵懂依靠着我。她有男生恐惧症,而且自卑得比我还要严重。有她在身边,相貌不出众,成绩更不用说,我获得了些许安慰。继而心里又不免狠狠地鄙视自己,心事如蜿蜒的海岸线,我也很厌恶这样的自己。每每看到妥协的她不甘的眼神时,我明白,早晚会有一场冲突等待着我们,就在不远的前方。


  村前的麦场里来了个乞丐,宝儿屁颠屁颠地跟在一群孩子后面跑去看热闹。
  乞丐的样子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普通乞丐的样子:鸡窝似的肮脏长发,被污垢遮住了本来颜色的黑亮面庞,还有褴褛的衣衫。唯一不同的,是他手里握着一个拳头大小金黄铮亮的铜铃。
  大家围着乞丐指指点点,说说笑笑,乞丐却把大家当成了空气,他坐在地上,不时把铜铃举到眼前,摇晃一下,空洞的眼睛眨也不眨。
  孩子们看到乞丐除了会摇铃铛,再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招式,就一哄而散了。只有宝儿还吸着鼻涕站在那儿,饶有兴趣地看着乞丐一遍一遍地摇铃铛。
  村子上空飘起缕缕炊烟的时候,宝儿的妈妈来找宝儿了。宝儿在妈妈的推搡下一步三回头地往家走,他问妈妈:“妈,乞丐晚上吃什么?他睡在哪里啊?”
  妈妈没好气地说:“管好你自己就行,别人的事你少操心!”
  宝儿吃饭的时候,打翻了一个碗,把玉米粥洒了一桌子,被妈妈指着头皮骂了一顿。
  吃完饭,趁着妈妈去猪圈里喂猪的机会,宝儿从箩筐里拿了一个煎饼,在里面卷上了几根咸菜丝。他把煎饼掖在衣袖里,偷偷跑了出来。
  天已经黑了,路上的行人很少,宝儿有点儿害怕,他一口气跑到了麦场上。麦场上没了乞丐的影子,一个个黑皴皴的像幽灵似的麦垛,让宝儿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拔腿就往回跑。
  “叮铃铃,叮铃铃”,宝儿刚跑出去几步远,麦场上就响起了铜铃声。
  宝儿给自己壮着胆子又走了回来。原来,乞丐挪了地儿,来到了一个麦垛旁,坐在一堆麦秸上。
  宝儿在离乞丐三四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他掏出袖子里的煎饼,像三步投篮一样投向乞丐,然后也不管投中没投中,一溜烟地就往家跑。
  
  以后一连几天,宝儿有空就往麦场跑。他离乞丐远远地站着,忽闪着眼睛像看什么新奇的事物一样看着乞丐,有时一看就是大半天。
  乞丐看也不看宝儿一眼,他披着一头麦草,依着麦垛,朝着太阳,悠然自得地坐着。每隔一段时间,乞丐就把手中的铜铃举到眼睛的高度,在离眼前约二十公分远的地方,摇晃几下。“叮铃铃,叮铃铃”,一阵脆响之后,乞丐就把手放下来,停止了晃动。
  每次去看乞丐,宝儿都带点儿好吃的,有时是一块糖果,有时是一个煮地瓜。每次去站那么一会儿后,宝儿就掏出身上带的东西朝乞丐扔。这些东西有时能刚好落在乞丐身上,有时也不打准儿,落在乞丐的旁边了。不管怎样,乞丐从来不去看这些东西,就像对这些东西没有知觉一样。当宝儿下次再去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不见了。宝儿想,乞丐又不是神仙,不吃东西会饿肚子,这些东西应该是被他吃掉了吧。
  宝儿爱看乞丐的事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
  有的人摇着头说:“物以类聚,傻子找乞丐,也没什么新奇的。”
  有的人叹口气说:“宝儿也够大胆,十个乞丐五个疯,如果乞丐忽然犯了疯癫,对他来个拳打脚踢怎么办。”
  有的人则坏笑着说:“傻子也有傻心眼,宝儿是看中了乞丐手里的那个铜铃了吧。”
  这些话像长着翅膀的风儿,吹到了宝儿妈妈的耳朵里。
  一天晚饭过后,宝儿又像平时一样往外溜,却在即将迈出大门口的时候被妈妈拎着耳朵拎了回来。
  宝儿被妈妈拖到了屋子里后,又被用力摔到了地上。一个煎饼从宝儿怀里掉了出来,散落在了地上,里面的咸菜丝掉得到处都是。
  一直一声不出的宝儿“哇”地一声哭了,他坐在地上胡乱蹬着两条腿,朝着妈妈大吼大叫:“你赔我煎饼,你赔我煎饼!呜呜……”
  妈妈也朝宝儿吼:“我供你吃供你喝已经够不容易了,你还拿了东西给别人吃,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我拉扯你一个费的劲顶别人拉扯十个。呜呜……”妈妈越说越伤心,自己也坐到一边哭了。
  妈妈的话并没有对宝儿起多少作用,他还是坐在那儿哭喊着:“你赔我煎饼!你赔我煎饼!呜呜……”
  这天晚上宝儿没有去看乞丐,他只是坐在地上哭,一直哭到再也哭不出声音。
  一连几天宝儿都没有去麦场看乞丐,他好像是已经忘了那件事儿。
  一天晚上,半夜的时候,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忽然就电闪雷鸣,接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平常睡起觉来地动山摇都不会有知觉的宝儿,这次却醒了。他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后,摸到了挂在门后墙上的一个雨衣和一卷油纸布。他穿上雨衣,抱着油纸布,在大雨中向麦场跑去。
  半路上,鞋子被雨水冲走了,宝儿没有停下来找。他在没过小腿的雨水中,跌倒了爬起来,跌倒了爬起来。不管怎样,那卷油纸布一直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
  这次,宝儿刚到麦场就听到了“叮铃铃”的响声。他用手抹了一把被雨水灌模糊了的眼睛,借着闪电的亮光,四处寻找,可是并没有发现乞丐。
  “叮铃铃,叮铃铃”,铜铃又响了,只是声音比平时小了很多,这次宝儿终于听明白了,铃声就是从身边一个麦垛里发出的。
  他走近这个麦垛,麦垛旁没有乞丐的影子。又一个闪电亮过,宝儿看到了乞丐,乞丐把麦垛往里打了一个洞,他就坐在那个洞里。
  
  宝儿轻轻地嘘了一口气,他把手里的那卷油纸布扔向洞口,然后转身往回走。
  “我把这铜铃送给你,好吗?”身后猛然发出的声音把宝儿吓得尖叫起来,他想往家的方向逃,可全身哆哆嗦嗦没了一点力气。
  “过来把这个铜铃拿去吧。”乞丐又说。
  宝儿没有转身,他背对着乞丐,在风雨交加的雨夜里摇着头。
  突然,铜铃被乞丐扔了出来,“咚”地一声落在了宝儿脚下。
  “把铜铃捡起来,对它大声说出你的一个愿望,它能帮你实现。”乞丐在麦垛里喊。
  宝儿弯下腰,捡起了铜铃。他转过身面向乞丐,像乞丐一样把铜铃举到眼前,大声说:“我希望你好——”
  宝儿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他的嘴巴被一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
  “宝儿,你对铜铃说,你要长一个聪明的脑瓜子。听明白没有?”妈妈恐怕雷电盖过了她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着。
  宝儿一下挣脱了妈妈的手,他举着铜铃,疯了一样边跑边喊着:“我希望麦垛里的乞丐能好好的,有饭吃,有房子住!”
  宝儿的妈妈像尊雕塑一样矗立在麦场上,任凭泪水掺杂着雨水往脚下流淌。突然,她也疯了似的向宝儿追去,嘴里喊着“宝儿,我的傻宝儿……”
  
婴儿音乐在线听
  一
  阳光灿烂,我背着单肩包穿梭在熙熙攘攘的马路上,嘴边挂着一抹诡异的笑,眼睛里却盛满无际的黑暗。
  就在几小时之前,还在家中的我颤抖地按下鼠标,空白的窗口跳转出高考成绩时,所有的幻想苍白破灭。我的分数只够一所不入流的大专。
  这还是个蝉鸣肆意的夏天,树木灌上真实的绿色在风中摇曳,天空晴朗得一望无际,朵朵白云像软绵绵的棉花糖黏在了一块蓝布上,很是惬意。风扇的“吱吱”声划破大自然的祥和,然后,在我母亲汩汩而流的泪水中结束。
  一切如暴风雨的前夕……手机,日记本,信笺,纸条一一被翻数出来,凌乱地摊在洁白的地板上,像某个咿呀学语的孩童没有接住大人们赏赐的玩具。这些我曾经深深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就这样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中午,散落于世,龇牙咧嘴地指证着我高三这一年来的“认真”和“努力”。
  青春期的孩子,没有成熟的思考,盲目地只会对造成自己伤害的因素进行反抗。所以当我愤怒和委屈地离开家门时,并没有想到我才是主导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还记得临走前,妈妈对我说了一句话:“复习,我不同意,我没有多余的钱供你浪费时间。”
  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摔门声。
  此时此刻,无地可去的我想到的是,还有另一个人和我一起战斗,他怀着和我一样的情感,抗拒着比我不知道大多少倍的家庭的威逼和利诱。他们告诉他,那里有最平坦的道路,最美好的未来,只需闭着眼睛行走,不必荒废一年的时间来挣扎和体验高考的金榜题名。他应该会有所动摇吧,可是此时他居然打电话告诉我:“放心,我要实现和你一起踏入A大的誓言。”
  多么强大的一句话,强大到我自己在未来复读的一年内是否能考上A大的顾虑砰然倒塌。
  二
  那一天,我简单地只背了包出来了,翻遍口袋,找到够包夜的钱,于是我去了网吧。一天的浑浑噩噩,我没有多余的心情在电脑上探究它的神奇和多彩,只是找了个比较结实的椅子,靠着它呼呼大睡。你一定在笑话我此刻的没心没肺,我也是,但是此刻,我真的是太累了。
  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妈妈那一张沧桑疲惫的脸,深陷的双眸告诉我,这个我离家出走的夜晚她过得并不舒适。被领着走出网吧,旁边立着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人,他们挑衅地向着我们母女吹着口哨,嘴里还发出阴阳怪调的声音:“怎么,大妈带着女儿来上网?好潮流哦!”接着是哄然大笑的场景。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再次回过神来,已回到家中,也开始了妈妈无休止的责骂和数落:
  “你说你天天都在干什么,泡吧,谈恋爱?再给你一年时间有什么用,再用来不务正业,还是去一些人五人六的场所?”
  我被这样反复连续的批评问到无味,只是坚定地甩出一句:“你不让我复读,我就绝食!”然后在母亲瞠目结舌的表情中,走进自己的房间。
  现在是敌我双方的对阵中,敌不动,我不动。
  三
  连续好几天,我都赖死在房间中,没有出门,一直持续到填志愿那天。一大早,我就被房间外踱来踱去的脚步声吵醒,我很清楚地听到,那如炮竹般不间断的脚步在我的门口消失,响起,再消失,再响起……终于,我不耐烦地打开房门,在脚步的滞留中,面无表情地说“我要复读,什么大专的我才不要去!”
  也是那一晚,我前所未有的饥饿。在出不出门的问题上纠结了很久,最后选择屋外无声的时候,悄悄溜了出去,打着赠送的小手电筒,穿过客厅,来到厨房。真不敢相信,别人家应该饭已经渐冷的时候,我家此时还留着温暖,薄薄的热气将我的玻璃镜片蒙上。
  我发誓那一顿应该是我有史以来吃的最多的饭。连续一个礼拜的绝食,如果没有之前在房间内堆放零食的习惯,现在的我可能会因低血糖而昏倒在地吧。暗暗窃笑中,听到客厅传来一阵翻身的声音,探出头查看,才知道沙发上躺着的是我要斗争的对象——妈妈。
  夏天的夜还是很凉的,我隐约看见她躺在沙发缱绻的身影,皎洁的月光透过白色的帘幕洒落下来,定格在妈妈鼻子上架着的黑框眼镜。她就是这样一个节省到骨子里的女人,平日里连开日光灯都不舍得,只是点着自己贩卖的蜡烛。用她的话说,开灯还浪费电,自己家是开杂货铺的,蜡烛照明既便宜又实惠,而且还是现成的。
  每每看到她这样节俭地和自己过不去,我就没来由生气。顿时脑海里回想起前几日吵架的画面,“我没有多余的钱来供你浪费时间”。
  是啊,你平时就是一副小气的模样,怎么可能花钱送我去复读呢,何况我的分数不高,复读的花费应该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目光最后落在她手里攥着的一沓报纸上,小心翼翼地打着小手电筒慢慢靠近,却发现一个醒目的铅字:“学生复读”。
  这场战争,我不光彩地赢了。
  四
  而林夏的战争,却如所预料的那般,他被家人送到语言辅导学校,开始下一步出国的征途。但是我想他没有放弃过反抗的念头,因为后来他的短信,“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这是什么时候发来的信息,我忘了,可是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几个简单却火热的字眼,我因复读而冰凉的心,才有了一丝暖意。
  复读的日子并不轻松,平日里面对的不光是学业的压力,还有的就是我和妈妈之间无休止的战争。可能是前车之鉴,看到我之前一年因为感情的事情耽误了学习,所以复读的时候,她尤为敏感,经常趁我不在的时候,翻阅我的日记,手机以及信笺。更有时候,在我几次模拟考考得不如人意的时候,她偷偷跟踪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生怕我一个脑筋不对劲就钻进某个黑暗混乱的网吧里去了。我知道她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怕她的钱打了水漂,就像一项风险投资,投资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自己投注的是一支亏本股。所以,这些加在一块,我之后的日子很压抑。
  五
  其实,我也有反省的时候,她一个女人在自己的丈夫于十年前不幸车祸逝世后,就独自一个人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费用。她没有文化,当不了白领,有的只是力气,所以她学人家在菜市租个摊位,卖起杂货。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十年过去了,她由一个青春美丽的少妇变成了现在皮粗肉糙的半老徐娘,曾经健硕的身体也因为时间而变得身患隐疾。


  网络流行语是我们当代独有的一道文化风景线。然而,正如传统文化有着“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分,网络流行语在传播的过程中也被有意无意划分了成三六九等,其中“高端大气”人人追捧,而一些相对“低端”的却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甚至只能在嘲讽的语境中出现。如此极端的两级,最为显著的莫过于“杀马特”和“小清新”之间的对撞。
  如何当一个在社会相对底层谋生的人,在权贵、富人阶层面前,还能有什么心理优势吗?即使战场转移到了文化领域,形势似乎也不容乐观。如果说,“屌丝”一词还能从网络中溢出,瞬间秒杀小资、达人、底层、草根等命名方式,成为人人津津乐道并乐于自嘲的“自称”,“杀马特”作为一种社会次文化现象却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所有人的歧视。人们并不认为“杀马特”的服饰时髦,而认为其廉价俗气,从服饰上代表了这个团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比起“杀马特”来,“小清新”显然是更加强势的青年亚文化,甚至可以算是当下中国的“主流”青年文化。他们的文化趣味通过微博、微信、豆瓣等“高级”社交媒体,以及各种时尚印刷品,间接地引导着整个社会年轻人的审美趣味。但网络流行语作为中国特色的民间表述,其背后蕴藏的对现实的渴望,我们又能了解多少呢?婴儿音乐在线听

每个星期天,爷爷都会来接我回老家去。每一次到爷爷家,他都会做很多好吃的给我吃。奶奶看到我在玩电脑会问这个大盒子是什么?我对奶奶说,这是电脑,它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玩游戏、看电影、发信息……这么多的功能让奶奶听都听得晕头转向了,她还要求我教她打电脑。

婴儿音乐在线听:人社部拟颁布匹15项新事业,涵盖人工智能、电儿子竞技等新生行业

母亲是伞,我们是伞下的孩子;母亲是豆荚,我们是豆荚里的豆子。

婴儿音乐在线听

晚上回到家,奶奶就做我最爱吃的几道菜给我吃。睡觉前,我便抱着奶奶磨着奶奶给我讲一个故事。

【篇八:唐克的双重空间读后感】

婴儿音乐在线听

俗话说:一叶知秋。秋天的树叶美的与众不同,我爱秋天的树叶。

婴儿音乐在线听:1.80稀灵战神物战神物180稀灵确实是回绝善的

想必《呼兰河转》这本书大家都读过吧!书中什么人物给你留下了最深刻印象呢?

婴儿音乐在线听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多美的诗啊!
  已经走过十七年人生旅途,我从未与激情澎湃的海岸相遇,从未见过浪高冲天的洋流,从未在夕阳下看过群群海鸥掠过海面停留在云端嬉戏的美丽场景。大海,是我童年至今的一个梦。我白天在电视上看,夜里在梦中与她相遇,一起玩耍。第二天在睡眼惺忪时看到窗外的山,那刺眼的阳光透过婆娑的树影与黄土地一唱一和。
  你见过大海吗?今天早上,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浮华的世界,不知是向谁发出这样的问话。我一个人在想象海的样子。那一片旷远如长天的蔚蓝上翻着层层巨浪,像朵朵庞大的白云点缀着这片忧郁流动的海,像梦一样广博、蔚蓝、一望无垠,积蓄着无穷的力量,冰封着一把刺破苍穹的利剑。大洋深处,似乎有一股石破天惊的水流蠢蠢欲动。我顿时间心潮澎湃,对海的向往之情更加难以抑制。
  我生于大山,长于大山,是大山养活了我。我是大山的孩子,我有黄土一样的皮肤,黄土一样的柔肠,高原一样的豪情,高原一样的脊梁。可我却像是一直在旷野中流浪的野狼,充满了对黄土的叛逆,像是一条自由游戏海水的金鱼,充满了对海洋的热恋。
  时常爬上山巅向四面张望,一样的山峦起伏,一样的山峁绵延,都伸得远远的连着天边的云。我知道离我最近的海在我的左手边,在东方,在那太阳升起的地方。而我隔着重重山岭观望南边的氤氲水乡,它像一个缭绕的梦,一次次在我的记忆中升起,似曾相识却又飘渺朦胧,触手难及,可她的尽头,连着一片汪洋大海。
  山是静的。静静立着的大山,巍然,傲岸,像父亲的身躯一样,可以依靠;静静环抱的山峦,绵延,温和,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可以躲藏。我是山的孩子,在山里生活,像在父母一样的庇佑下成长,眼光永远穿不过大山铸成的城墙,身体永远经不起狂风暴雨的袭击。
  山是沉默的。任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它都无语。无论是漫山红遍,还是满山苍凉,从始至终,她都以一种态度,一种心情,看花开花落,望云卷云舒,听凭风吹雨打,永远都固守那初始的姿态。在人世间的浮华喧嚣中,只有大山,永远沉默着。
  海是动的。滔天的巨浪,怒视长空,挥斥苍穹。大海像一位盛唐的浪子,才华横溢却又风流不羁。王勃一样的才华卓越,李白一样的风流洒脱,杜牧一样的放荡不羁,陈子昂一样的激情澎湃,大海就是一位文字的大师,情感的圣人。
  海是张扬的。少年一般的性情,如火一般的热情,冲动、昂扬、激流勇进,一触即发,一发而不可收拾。大海,永远都是富有张力的,一股青春的活力,时时刻刻都让人心生喜悦。
  我曾听见过海的朋友说海是蓝色的,然而只要你走近她就会意外地发现她竟也洁白无瑕。其实海水是没有颜色的,除非是受到了某种污染。在我的印象中,只有天是蓝色的,最是那夏日雷雨初霁的时候,天空蓝得没有一丝纤尘,蓝得让人心动,让人不忍心呼吸。在我的心目中,蓝色代表真情和忧郁。湛蓝的天空,是一片安静流动着的忧郁。那波涛滚滚蓝色的海水呢?它代表什么?
  海,对于大山里的穷孩子来说,近乎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就先别说海了,又有几条真正称得上是江河的水流在他们的家乡流过呢?水是灵气的象征,有水才能有清澈,才能有灵气,就像人的眼睛,水灵才更显神韵,清澈才更显靓丽。水灵灵的感觉,人们似乎都很精神。山里的人们,总是向往大海,向往江南,向往那一个水汽氤氲的世界。
  我十七岁了,我一直在山里生活,那我的父辈,我的祖辈,那世代耕耘于此的父老乡亲呢?十七岁了,我没有见过海,我的年少少了些许灵气,少了些许激昂,少了许多张扬,少了许多冲天的豪情、不灭的斗志。十七岁了,我没有见过海,真的是一种遗憾么?
  那么朋友,你见过大海吗?

婴儿音乐在线听:不锈钢门材质的区别方法


  网络流行语是我们当代独有的一道文化风景线。然而,正如传统文化有着“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分,网络流行语在传播的过程中也被有意无意划分了成三六九等,其中“高端大气”人人追捧,而一些相对“低端”的却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甚至只能在嘲讽的语境中出现。如此极端的两级,最为显著的莫过于“杀马特”和“小清新”之间的对撞。
  如何当一个在社会相对底层谋生的人,在权贵、富人阶层面前,还能有什么心理优势吗?即使战场转移到了文化领域,形势似乎也不容乐观。如果说,“屌丝”一词还能从网络中溢出,瞬间秒杀小资、达人、底层、草根等命名方式,成为人人津津乐道并乐于自嘲的“自称”,“杀马特”作为一种社会次文化现象却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所有人的歧视。人们并不认为“杀马特”的服饰时髦,而认为其廉价俗气,从服饰上代表了这个团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比起“杀马特”来,“小清新”显然是更加强势的青年亚文化,甚至可以算是当下中国的“主流”青年文化。他们的文化趣味通过微博、微信、豆瓣等“高级”社交媒体,以及各种时尚印刷品,间接地引导着整个社会年轻人的审美趣味。但网络流行语作为中国特色的民间表述,其背后蕴藏的对现实的渴望,我们又能了解多少呢?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19款壹致出口产奔驰G63报价松析坚硬派越野,《稀灵珍却梦Go》顶出产花样翻新高效实赶超《王者光荣》,《父亲江父亲河》让“主旋律”成为“主流动”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