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仙台:鲁迅是我们的骄傲

学会有选择地较真

牙齿黄怎么办:荷花什么季节开_荷花的作文350字

2019年11月19日 21:32

您的腿好些了吗,两个月前做的那个大手术,我光是想想把那么大一个钢钉打进骨头里就觉得头皮发麻,而您还长时间忍受这么大的痛苦,我觉得外婆您真是太厉害了。您现在腿还痛得厉害吗?我觉得每天只是给您打个电话实在是太不对了,要是我这个外婆最爱的乖宝宝在您的身边陪您说说话,您肯定就会不那么疼了。不过您放心,等我们期末考试结束以后,我就又可以每天来陪您了。


  我有个箱子,专门存放中学时代的书籍杂物。那些不经雕饰的青春,那些在平时,一年难得去碰几次的光阴留下的产物,就任它荒废着。
  我想找一本旧书,踮着脚去开那个箱子,突然翻出一包东西,塑料袋装着,硬硬的,我实在猜不出是什么,但我确认是自己的东西。
  我生活的某些个角落是很乱的,在那些个角落里,不止东西是乱七八糟横竖着,连记忆也错综复杂,不能去捋顺,一牵扯就没完没了。不愿牵扯但我偏偏常无意中碰到,于是整个人就陷进去了,把窗外的车水马龙都忘掉,一心一意陶醉在其中。
  如今,这包东西令我好奇,我跳到床上打开它,“哗啦啦”都倒出来,一堆小山似的,像锯木厂里堆着的木材。它唤起许久以前坎坷的记忆,我拥有这么多笔吗?我问自己。
  都是圆珠笔,除了几支铅笔和彩色笔,我还找到一支钢笔,记起是在路边买的,是我平生第一次买的钢笔,也是唯一的一次。买它的目的是希望使写信成为一件庄重的事情,但它是漏水的,把我的手染得青紫,一点儿也不庄重,很有将来要从事染织行业的味道。
  圆珠笔有黑的、红的、蓝的、紫的、绿的,所以当时我的笔记薄像是彩色拼图。我喜欢黑色的,我喜欢写信,我觉得写信比那些快捷的通话工具要庄重得多,每当想舒舒服服写一封信时,我就选择黑色去吐露。它让我把世界勾勒得那么清晰,把心思写得那么流利,尤其是在一张淡蓝的信纸上,写得酣畅又浪漫,像半亩良田。黑色的秘密,我用它写情书。
  红圆珠笔代表警告,几乎每本教科书中都画了密密麻麻的红线条,一遍又一遍。我总认为什么都重要,再小的事件都放在心里,想着它定有它的影响与意义。我几乎背下了整本历史书,连光绪帝比慈禧太后早死一天都记得,光绪帝一定是被慈禧害死的,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沉浸在这堆笔的记忆中,我的喜悦难以形容,一种满足的心情高涨着,仿佛又看到了过去一笔一画的生活,看到过去自己曾那么认真握笔,那是怎样的一条河啊!我们又是怎样淌过来的?从我的心到我的臂到握紧的手掌,突然从高耸的山峰,泻下一条瀑布,流出每个季节曲折的成长。我一一数着,像是在检阅一队老弱残兵,有沙场的声音。
  小表弟爬上床,争着和我抢笔,他才三岁,当然抢不过我,我用双臂把所有的笔圈起来,骗他出去,他越是要玩,用哭声威胁。
  我让他哭,继续数。136支,136支没有水的圆珠笔,我愣了,好庞大的感情在牵扯!我用过这么多笔,我到底写过什么?在那段苦闷的年龄,它们曾经尽责地让我发泄。我的悲喜,我的哀痛,它们,曾经见证,了解。多少夜灯下,我苦读,陪我的是它们;多少秘密,它们爬上日记本替我记录;多少愤恨,它们在纸上同我一起唾骂;多少喜悦,它们替我传播……它们忠实地待我,直到最后一滴血液流尽。如今,我面对它们,看它们笔身的齿痕、刀痕,看透明的管子里那干枯的血管上碎布般的惨青,136支笔,像136个忠心耿耿的仆人,寸步不离地陪着我去打人生的仗。
  回头想了想,为什么要留着它们?何必那么认真的去生活?为什么偏偏爱些没有用处的东西?我爱的是没有用的东西吗?如果眼前这些已经摆放整齐了的曾经认真对待过我的圆珠笔全都没有了意义,那么我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真正更有意义的东西了。如果所有同时存在的东西都是一线缘,我感念这堆用过的笔,它们曾经与我同时存在,只因为我选择了它们,它们报我知遇之恩。
  要留着的,一定要留着的,且让世界去追逐它潮流的脚步,我留着这笔感情的财富。牙齿黄怎么办
  数千年来,许多优秀的文化典籍经过时间的考验和历史的洗礼,一直流传至今,当年的焚书坑儒没有摧毁它们,历史上的多次禁毁和天灾人祸也没有湮灭它们。平心而论,这些典籍的价值,已远远超出了一部部书本身的价值,它们所承载的哲思和智慧,已经融进了中华民族的骨髓里。孟子所提出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精神,作为中华民族的脊梁,在国破家亡的动荡年代,在战火纷飞的抗战时期,不知鼓舞和激励了多少热血志士。孔老夫子“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名言甚至还被醒目地挂在联合国总部。他“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智慧,“有教无类”的胸襟、“因材施教”的灼见早已深入人心,更有许多脱胎于《论语》的话如“尽善尽美”“三思而行”“举一反三”“后生可畏”“和为贵”等等,早已化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用语……对于这些,我们能说它们“过时”了吗?
  于是在当下,《弟子规》《三字经》成为不少孩子的必备读物,孔子学院、汉服成人礼、女德班遍地开花……继前些年的“百家讲坛”热之后,近年来,国学以一种更为广泛的姿态席卷到我们的生活中。然而,国学不是纯粹的书斋式研究,很多国学班开课了,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孩子们学习之后的乖顺、礼貌,却忘了国学的初衷什么。那么,编辑们眼中的国学又是什么呢?

“这回可不同啦!我刚刚看见教导主任向班长要他家长的电话,还一脸严肃的模样。你说,这是不是摊上大事了?”一向不好管闲事的同桌竟也凑了过来,神色凝重地说。

牙齿黄怎么办

万般无奈之下,我原路返回,开始了寻找钥匙的艰难之旅。我在路旁仔细地搜寻着,连灌木丛也不放过。只见北风咆哮着,天上的乌云渐渐汇聚。暴风雨即将来临。

牙齿黄怎么办:【心灵的声音】 心灵的声音300至900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完全不在乎外界对自己的影响,不在乎整个世界大多数人衡量万事万物好与坏、成功与失败的标准,仅仅从内心出发,你觉得,这世界是怎样的,它的过往是什么样,将来又能成为什么样?
  重复以及回归
  “我知道,这是最美妙的时代也是最恶毒的时代,是天堂,也是地狱。那又如何?这些感受狄更斯早已说过,我们的感官以及由此衍生的感受,前人早已经历过。那作为后人的我们,还有什么其他可说的吗?我们真的能提出新的东西吗——真的有什么东西,不必重复,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是新的吗?”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嘉淮会在内心反反复复想一些奇怪的问题。后来他发觉仅仅“想”不足以捕捉这些转瞬而逝的想法,于是将“想”转化为“写”一本又一本的日记,被堆放在卧室角落。以上那段话,源于一年前的日记。
  很可惜的是,即使一年已过,问题的答案依旧不清不楚,或者说,答案偏向于否定——或许这就是一条重复着前人经历的路,这是一个以重复为关键词之一的时代。小到我们写作的套路,我们的悲欢感受,大到整个人类关于制度反反复复的纠结与探讨,其实,都有共同之处,不是吗?
  不知道多久以前看过的调查上说年轻的一代看似叛逆且与父辈的思想观念格格不入,实际上,他们的内心仍旧是保守的,与父辈相契合的,在很多原则性问题上,两代人的观点是一样的。另有一条实例,源于一次访谈。访问者说,为何多年前很多人批评新一代,现在这样的声音却渐渐消弭了?受访者淡然回答,那是因为,很多人口中所谓的“新一代”已经长大了,已经成为了把控主流的一代,成为了新的“很多人”之流。掌握主动权的他们,又怎么会回过头为旧事批判自己。
  你看,每一代人的成长之初都具有叛逆的性质,等他们成为主流,便继续批判下一代的叛逆。就像,绕了一大圈之后却被某种奇怪的向心力所吸引,回归到原本的定居点。
  这算不算一种重复?生活无处不重复。
  比较以及事实
  “这世界那么大,每个人的经历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们说——总有人比你可怜,总有人比你可憎,总有人比你优秀,总有人比你……这个‘总有人比你……’的句式,你可以用几乎任何形容词替换。但是你发现了吗,我们一直在对比。与他人对比,不论自己好或不好,都有一种安全感,就算你不好,也可以信手拈来一个‘总有人比我更不好’的句式,并得到安慰。你有试图挣脱这样的比较,只是简简单单地想一个问题吗:这样可行吗?”
  我们每个人,行走于制度的天空下,生活在比较的国度里。
  真的可以脱离这一切,脱离存在于比较之下的标准,仅仅去思考“这样做到底如何”的问题吗?
  事实就是,任何一件事——
  当人们做得不好,更为明确地说,是做得不如别人好时,有的人会为此不安、沮丧、难过、悲痛;有的人却安慰自己。后者是如何做到的?只需要安慰自己“总有人做得比我差”
  当人们做得好,或是认为自己做得比大多数人好时,有的人开心、积极、开怀,并获得口头夸赞,实物奖励,由此得到满足感。因为给予你赞扬的人认为“大多数人做得不如你”这也是比较。
  如果,生活失去这样的比较呢?我们当如何评判,如何建立新的标准?
  嘉淮心下的事实是,我们不可能失去比较。世界这么大,唯有身后站着一大片人,唯独有人与你背靠背,唯有对比,才能给我们不孤立的感受,给我们安全感。否则,一个独立的个体,失去了比较,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做事被评判的权利。
  比较无处不在。
  既然不能失去,那就好好珍惜“比较”,即便是在这个有人滥用比较安慰自己的懈怠举动,并试图为之寻求理所应当的庇护的今天。
  一步以及远路
  “如果走一步就能到达目的地,你还会选择更远的路吗?如果这一步伴随着衣裙被溅满污泥的代价,你还会选择这一步而放弃优雅的远路吗?如果这一步没有污泥作为代价,它是无偿的,你还会选择远路吗?如果……伴随着越来越复杂的附加条件,选择会不断变化。如果这一步仅仅伴随他人略不自在的眼光以及自己小小的尴尬,并无其他,你会选择这一步,还是远路?”
  那条优雅的远路,不喜欢它的人称之为“繁文缛节”,接受它的人认为这只是待人接物必要的礼节。而那短短的一步,便是一种简化甚至抛却了任何仪式后的行为方式。
  我们知道远路与一步的比喻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在实际情况下,我们需要知道远路有多远,也需要知道目的地是哪里,然后综合评估。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会下意识选择避免任何尴尬的风险,朝相对优雅的远路行去,不是吗?
  没有人告诉我们一种定则,我们却不约而同地遵守。
  那些藏在面具下的真实,以及带上面具即堆满笑容的时刻,也不该算作是虚伪,只是我们需要安全之处,需要微笑礼貌之处,需要用这一切不论真假的行为举止,抹杀掉随时可能衍生的尴尬。
  远路真的有必要吗?
  还是说,远路作为避免任何尴尬的行径,是再好不过的了。
  真正能让我们仅朝最近那一步走去的对象,必定是熟稔无比的亲朋,或是陌生而狠戾的敌对者。如此极端的真相。
  熟悉到交心却又不必说出来的亲近者,与他们在一起的生活平淡无奇但是充满安逸,几乎无需繁复的邀请与客气的推辞,是怎样,就怎样。
  还有敌对者,敌对到已经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装饰,就剩撕破脸皮的背水一战了。这样的境况下,还走远路做什么,仅仅迈出那一步,谁胜谁负,也即将见分晓。
  谎言以及隔阂
  “当你知道这样的事实——不论是多么亲近的人,即使是热恋中的情侣,平均每天也要说一句谎言——当你知道谎言如此频发,你还会仅仅将之视作一种毒药吗?想过吗?谎言或许也是一种药,能治愈,或是提前避免不必要的摩擦和冲突。现在,谎言在你心目中还是那副恶毒王后般的模样吗?你看到它的善良之处了吗?”
  物以稀为贵,不仅适用于实体,同时也适用于其他虚体。
  谎言原本是少的,稀有的,我们不会觉得它贵重,却因为它少见而下意识认为它是负面的。可是当你了解到谎言真的无处不在时……
  你会敷衍父母今天自己认真读书了,其实你一直在看课外小说。
  你会随着朋友对某人的夸赞而表示同样的夸赞,实际心底并不觉得某人有多好。
  诸如此类。
  难道只有负面的,类似背叛的话语才是谎言吗?这些不真实的,假装的,就能避免被贴上“谎言”的标签,但是这些话语并不会被上升到背叛的高度。
  心与心有所隔阂,不会全然一片赤诚。我们都该知道,却都未曾言明。
  这一切或许源于伊甸园里那个让亚当与夏娃知羞的苹果。我们有遮掩,我们有秘密,我们怎能全盘托出,不论对方是谁。这世上没人会比你更了解自己,又或许,连自己也不算完全的了解。这是自己与自己的隔阂。
  还好这世界有谎言的存在。就像一片缓冲地带,缓和自己的事实与他人所了解的事实二者间的冲突。而后,我们才能得普世的欢喜。
  想一想——如果有一天,谎言变成了中性词。
  “世界是一片由钢筋水泥、暴风雷电、草木鱼虫所构成的大丛林。丛林芜杂超乎人们原有的想象,要在其中找寻一个真正的源头,要在其中找到实际的真相,如此困难。那么,我只问问题,我只捡起一片枯叶,查探其颜色,而世上总有人能在即使一片枯叶的芜杂中寻得真相”牙齿黄怎么办

万事如意</p>

<p>您的外甥:XX牙齿黄怎么办

唉呀,看来这次他真摊上大事了。

牙齿黄怎么办:【以圈为话题】以融为话题的作文



外婆,您在生活上不太讲究。以前经常看到您夏天穿的丝袜都破了还在穿。听妈妈说,丝袜穿着烧脚,夏天还是要穿纯棉袜,舒服,吸汗,又健康。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烧脚,总之不好就是了。我跟妈妈说了,这个礼拜天就带我去商场,我要亲自给您买几双薄薄的,穿着舒舒服服的袜子。想着您脚上穿着我买的袜子舒舒服服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开心。

牙齿黄怎么办

您好!

牙齿黄怎么办:写景作文评语大全小学 有关春天的作文写景


  Four
  市一中爆出了条大喜讯:八班的张可获得了全国网站设计比赛的二等奖,而九班的林森则是获得了全国网站设计比赛的一等奖!
  校长激动地在升旗仪式上唾沫横飞,一口一个“这是我们学校的荣誉”,再就是“大家要向她们学习”,木木在大家各式各样的目光中一点点涨红了脸,心里的喜悦却差点让她飞上天去。她在人群中搜索张可的身影,却看见她脸上没有半分喜色,眼神像蛇一般死死缠着台上红光满面的校长!木木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便看见教导主任急匆匆地上台,俯在还没得瑟完的校长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校长的表情便惊慌失措甚至恶毒起来,从牙齿缝里挤出了“散会”两个字,拂袖而去。
  “怎么回事啊?”同学们在高兴终于“解放”的同时免不了议论几句,广播却适时地响起来,教导主任刻薄的声音像锥子一样刺进每个人的耳朵,“作弊”“耻辱”“记大过”等字眼如炸弹般毁灭了所有的喜悦。每个人都用讽刺的眼神望过来,谈论的时候语气嫌恶:“啧啧,人不可貌相,想不到她会做这种事,丢死人了……”
  “哎呀,人家以为不会被发现嘛,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尖锐的笑声可以毁灭一切美好的信仰。
  木木一直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坏掉的木偶,那句通报却一直在脑海中回响着:“高三九班的林森同学在全国网站设计比赛总决赛中作弊,经举报后撤销其奖项,这是我们学校的耻辱……”怎么会,不可能,这些字眼在她心里如疯掉的野马般横冲直撞,然后在看到张可似笑非笑的眼神的刹那找到了出口:“混蛋,是你做的,对不对!”
  ……猫先生找到眼睛红肿的木木时,已经是傍晚了,夕阳如血般染了一地,让人想起断掉的戟,破损的盔甲,天牛残缺的触角和揉碎的指甲花,而女孩一个人坐在小公园的秋千上,慢悠悠地晃着,眼眸被额前的碎发挡住,看不出情绪。猫先生仰着头软软地喵了两嗓子,然后跳到女孩膝头,爪子挥了挥:“木木,不要难过了,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吧。好像在猫先生眼里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都只用回家就解决了一样:今天好累啊,回家就好了;鱼不好吃,回家就好了;那个家伙针对我,回家就好了……真是猫科动物单纯的想法啊。木木扯着嘴角笑起来,语调轻快:“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什么事了呢,猫先生?你应该好奇一下吧,我怎么作弊的,又是怎么被人发现的……”
  “木木才不会作弊!”猫先生好像被人踩到尾巴般跳起来,“我知道木木不会作弊就好了,我们不要管那些人怎么看好不好?跟我回家吧,好不好?”声音里满满的乞求和不安,他自己都说不清楚预知了什么,而木木只是安静地和他对视,白色的校服被风鼓起,好像一只滑稽的气球。时间在那一个点被拉长,最后只听见女孩用平静的语气说了“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啊,傻瓜,我打滚给你看好不好,我把爪子上的肉垫给你捏好不好,我以后乖乖洗澡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好不好?
  可是木木还是变了,她阴郁,孤僻,敏感,看人的眼光阴翳得像蒙了一层雾,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课桌搬到角落,竖起全身的刺来隔绝外界。猫先生趴在窗口看她,用尾巴打快板来逗她开心,可女孩只是冷淡地瞥过来一眼,然后把头埋在墙一样高的书本里,故意忽视自己一瞬间的心软,也故意忽视猫先生的墨蓝色毛皮,她明明知道那是极度难过才会出现的颜色。
  再遇见张可却是始料未及的。她抓着书包带子站在拐角,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小石子,安静乖巧得好像从前总是等自己放学的小姑娘,这让木木觉得讽刺极了:“不要告诉我你是来道歉的,我不可能原谅你!”
  张可面色苍白,抬眼看过来的目光却是奇怪的怜悯,然后冷笑了两声:“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吗?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只是过来告诉你一声,林森,你活该!你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总享受自己处处引人注目,我不管做什么都比不上你,好不容易拼死拼活上了市一中的火箭班,想让我妈夸奖一句,她却还是说‘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人家木木也在火箭班,比你刻苦多了’,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没有人知道张可也一样优秀!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所以你要这样报复我?”木木的脸色差极了,指关节攒得发白,却是倔强地不肯示弱半分,“就为了这些无聊的理由?张可,我林森从来没有求过你来做我的朋友!现在这件事,是我活该,活该我自己看走眼,引来一匹狼!不过你也别得意,坏事做多了,总有报应的!张可,你会有报应的!”
  Five
  木木一直做噩梦。
  她梦见自己被浑身长满白毛的大鸟叼走,扔在光怪陆离的小岛上,到处是赤身裸体的怪物。她吓得浑身发抖,躲在逼仄的山洞里哭泣,远远地听见蓝鲸在唱歌,模糊不清的曲调,再怎么睁大眼也只看得见一片幽暗的蓝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远离。被抛弃了,这样的念头像毒蛇一样缠得她几乎窒息……
  “醒了么?”猫先生在她睁开眼的一瞬间尾巴轻快地拍打着床榻,“太好了,还以为赶不上这次的旅行呢,那么,木木,准备出发啦”
  “喂,等等……”所有想要说的话被猫先生忽然变大的身体打断,木木仓皇地抓紧他背上的长毛,鼻子哪怕已经嗅到猫科动物独有的气味时还是会觉得不真实,“好吧,猫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
  “带你去飞”轻轻一蹬脚,他身体便从窗户钻了出去,吓得背上的女孩一声尖叫,抓住猫毛便不松手,好半天才敢睁开眼睛,然后“咯咯”傻笑。呼啸的风,闪烁的星光,凛冽如湖水的夜空,木木大着胆子张开双臂,尖叫声惊起沉睡的飞鸟:“啊——我在飞啊—”
  猫先生也笑,胸腔不规律地震动,木木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开心的猫先生,把脸贴近他的背部,刚要开口却被猫先生打断:“木木,拜托了,今晚你忘记那些作业好不好?你看,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是宁静如天使眼眸的湖泊。猫先生轻盈地着地,看向湖泊的目光温柔干净:“你记不记得这里?我们第一次出去玩的地方”木木摇了摇头,她不记得猫先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的,明明是空气一样自然的存在。对方却完全不介意她的健忘,用舌头触碰了下清冽的湖水,然后冷得打了个寒颤:“那时候你还只是小婴儿,我把你背在背上,对了,就像今天一样,你挥舞着胖乎乎的胳膊告诉我你喜欢这里,那天的月光真是好啊,我还记得你泼了我一身水的样子”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关于亲情的作文600字】关于亲情的作文600字,写景作文_迎春花作文100字,湖北卷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